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小鱼儿主页 > 正文
还没开赛就出局!华语影片戛纳电影节零分交卷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9-05

  然而在世界电影人共襄盛举之时,本届戛纳也在各个单元名单陆续公布之后,产生了一项对中国电影人来说极为尴尬的纪录:本届戛纳电影节不仅没有任何一部华语电影入围任何一个单元,而且在各个单元的评委阵容中也没有任何一位华语电影人。

  一年一度的戛纳国际电影节将在北京时间5月12日开幕。从世界电影的角度来说,本届戛纳仍然保持了该电影节一贯的选片水准,包括佩德罗阿莫多瓦、达内兄弟、吉姆贾木许、朴赞郁等人在内的世界级名导都有新作入围,即便在一种关注单元中,都有是枝裕和这样的大导演新作亮相。

  然而在世界电影人共襄盛举之时,本届戛纳也在各个单元名单陆续公布之后,产生了一项对中国电影人来说极为尴尬的纪录:本届戛纳电影节不仅没有任何一部华语电影入围任何一个单元,而且在各个单元的评委阵容中也没有任何一位华语电影人。

  我们需要知道,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在24年前的1992年第45届戛纳电影节上;而环比欧洲三大电影节,在21世纪之后也从来没有任何一届电影节出现过这样的“华语0存在感”情况;最近一次还要追溯至上个世纪的1998年第55届威尼斯电影节,而这距今也已有18年之久。

  有意思的是,上一次中国电影人集体缺席戛纳的1992年,拿下金棕榈的大导演奥古斯特已经来中国拍戏了,主演是刘亦菲。

  很多人也许会奇怪,戛纳电影节没有华语电影角逐大奖的情况应该在近年来比较常见啊,为什么非要说本届电影节特别尴尬呢?实际上,戛纳电影节除了有机会角逐金棕榈大奖的“主竞赛单元”之外,还有“一种关注”单元和其它大大小小的电影单元。

  如下表统计的一样,之前出现过几届欧洲三大电影节主竞赛单元0华语片入围的情况,但在每届电影节的其它官方单元里却总是或多或少都有华语片的影子。

  比如在第65届戛纳电影节上,虽然主竞赛毫无华语片,但娄烨的《浮城谜事》成功入围了“一种关注”单元;而2011年的第64届戛纳电影节,虽然也如同今年一样在任何官方单元都没有华语片入围,但在官方设置的“午夜展映”中至少还有陈可辛的《武侠》;而且该届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评审团”中也十分罕见的有两位华人同时作为评委出现:著名制片人施南生和香港名导杜琪峰。

  2014年67届戛纳:主竞赛0入围;二单元1:王超《幻想曲》;评委1:贾樟柯;非竞赛展映:张艺谋《归来》;

  2012年65届戛纳:主竞赛0入围;二单元1:娄烨《浮城谜事》;评委0;

  2011年64届戛纳:主竞赛0入围;二单元:0;评委2:杜琪峰、施南生;午夜展映1:陈可辛《武侠》;

  2013年63届柏林:主竞赛0入围;其它单元:0;评委1:王家卫(主席);开幕片:王家卫《一代宗师》;

  2011年61届柏林:主竞赛0入围;新生代单元1:张艺谋《山楂树之恋》;评委0;官方展映:陈凯歌《赵氏孤儿》;

  2012年第69届威尼斯:主竞赛0入围;其它单元:王兵《三姊妹》(地平线入围;其他单元:0;评委0。)

  而且就连关注老电影修复的“经典修复单元”今年也毫无华语老片入选。去年和前年,这一单元还分别有胡金铨的《侠女》和《龙门客栈》被相继选入,两片主演石隽和徐枫等人也受到官方邀请登上了戛纳红毯。

  如果非要怒刷存在感的话,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只有极个别偏门单元算有一两个华语电影的“远房亲戚”。比如在“一种关注单元”中有一部新加坡电影《监狱学警》。众所周知,新加坡由于有大量华裔族群,其电影业与陆港台三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该片新加坡籍导演巫俊锋也有一些华人血统,据说《监狱学警》有极少量的华语对白,但它整体上来说还算是一部新加坡出品的马来语电影。

  另外两部“华语远房亲戚电影”是入选戛纳“影评人周”的《一只黄鸟》和“短片竞赛单元”的《阿妮》。但需要明确的是,无论是“影评人周”还是“短片竞赛”都不算是戛纳电影节的“官方单元”,它们只是与戛纳电影节同时进行的“平行单元”,对于戛纳官方也保持着很高的选片独立性。而且《一只黄鸟》是一部由泰米尔语、国语和英语混合的新加坡电影,它的导演K. Rajagopal也不是华裔导演,只是该片主演黄璐来自中国内地罢了。

  这情况类似于当年孙红雷出演了一部由俄罗斯导演执导、讲述外蒙古历史,最后代表哈萨克斯坦入围奥斯卡的《蒙古王》一样,它和华语电影基本没有半毛钱关系。

  而另一部《阿妮》不仅仅只是一部短片,而且它讲述的也是一个有关于菲律宾海军在台湾港口发生的故事,更多算是一部菲律宾短片电影。

  而相比之下,亚洲其它电影大国却在本届戛纳格外抢眼。在三大电影节历史上仅斩获过一个最高奖的韩国(2012年威尼斯金狮奖《圣殇》)在本届戛纳强势回勇。韩国电影旗帜性人物朴赞郁(《共同警备区》、《老男孩》2003版;)不负众望携新作《小姐》杀入主竞赛单元,成为唯一进入主竞赛的东北亚导演。

  而如今已被各种华人导演争相借鉴的罗宏镇(《追击者》、《黄海》)也携其新作《哭声》在戛纳进行官方展映;另一位韩国导演延尚昊的《釜山行》则入围了“午夜展映单元”。

  而比韩国存在感更强的则是伊朗电影。在旗手阿巴斯和受西方热捧的争议导演贾法帕纳西双双缺席的情况下,伊朗电影还是完成了从“上游”评审团到“下游”两个官方单元的全面占领。

  奥斯卡得主法哈蒂凭《推销员》在最后时刻压哨入围主竞赛;而在二单元“一种关注”中也有贝扎迪的新作《反转》;不仅如此,在主竞赛评审团中还有一位伊朗制片人身影与阿巴斯合作多次的著名制片人卡塔咏夏哈毕。她将与包括主席乔治米勒在内的其它八位评委一起决定金棕榈奖的归属。

  日本电影在今年戛纳的存在感虽比前几年有所降低,但凭借两位戛纳嫡系是枝裕和与河濑直美在“花式降级”后的亮相,仍维持着该国在戛纳的强势地位。

  是枝裕和的新作《比海更深》降级到二单元,但它和深田晃司的《临渊而立》与日法共同出品的《红海龟》一起组成了日影在该单元的强大阵容。

  而连续三年亮相戛纳的河濑直美也完成了三次身份的转变:前年她携《第二扇窗》进入主竞赛,并成为近年来少有的没拿到任何奖项却受邀出席颁奖礼的参赛导演。去年河濑直美则随《澄沙之味》来到了一种关注单元。而今年河濑直美虽无作品,但仍然受邀担任电影基石单元的评委主席。

  而除了日本之外,菲律宾、以色列等亚洲电影小国也分别有一些作品入围本届戛纳的官方单元。菲律宾除了上文提到的《阿妮》短片以外,该国知名度最高的导演曼多萨作为戛纳嫡系,还顺利进入到了主竞赛单元。

  应该说,亚洲电影在本届戛纳电影节可谓“全面开花”,唯独华语电影全面阵亡。哪怕是国足在世界杯的“十二强赛”上,应该也不会像本届戛纳这样输的这么惨吧。

  (此处不计入戛纳的“平行单元”导演双周或影评人周单元入围情况):伊朗:主竞赛1:法哈蒂《推销员》;一种关注1:贝扎迪《反转》;评委1:卡塔咏夏哈毕;

  韩国:主竞赛1:朴赞郁《小姐》;非竞赛展映1:罗宏镇《哭声》;午夜展映1:延尚昊《釜山行》;

  日本:主竞赛0;一种关注2.5:是枝裕和《比海更深》、深田晃司《临渊而立》、《红海龟》为日本与法国共同出品;评委1:电影基石单元主席:河濑直美;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华语电影遭遇21世纪以来在三大电影节上的最低谷呢?除了运气之外,客观来说,还有以下几个原因。航图网:掌握航班实时动态

  两岸三地的华语电影界其实有着不少可以称为“戛纳嫡系”的导演。比如曾两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并出任过主评审团评委的杜琪峰。

  而杜琪峰今年恰巧也在六月份会推出新作《三人行》,该片由赵薇、古天乐和钟汉良主演。因此,坊间曾一度预测《三人行》将会入围戛纳的消息。然而最终该片却没有进入戛纳的任何一个单元,关于落选原因也同样传出了不少版本。

  凤凰娱乐在此前专访杜琪峰时询问了杜琪峰本人《三人行》缺席戛纳的原因。杜琪峰明确表示,《三人行》是因为后期剪辑的原因而无法赶上戛纳电影节的。但他同时表示,去戛纳参赛甚至有机会拿奖对他而言“特别重要”,杜琪峰说:“参加戛纳电影节对我来说始终是一种荣耀,只是这次实在太赶了。”

  杜琪峰的新片对戛纳来说“太迟了”,而杨超的新片《长江图》则是“太早了”。杨超导演也曾一度是戛纳电影节的嫡系导演。他的处女作《待避》早在2001年时就曾拿到“电影基石单元”的三等奖;而后由他执导、徐浩峰和耿乐参演的电影《旅程》更是拿到了戛纳金摄影机奖的特别荣誉奖。然而在这之后,他耗时多年拍摄的《长江图》却直接进入了今年年初的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后来杨超也和凤凰娱乐谈起了选择柏林而非戛纳的原因:“我在还无法保证《长江图》能否入围戛纳主竞赛的时候,柏林电影节组委会向我发出了邀请,人家告诉我只要我来,就一定能给我主竞赛单元。那我考虑再三就选择了柏林,因为我没法预测接下来戛纳的情况是什么样,万一人家不给我主竞赛呢?”

  而该片演员秦昊也在凤凰娱乐的柏林专访时表示,《长江图》曾在一两年前就收到过戛纳的邀请:“据说当时是邀请《长江图》进入一种关注单元的,但杨超导演执意就要进入主竞赛,所以当时就没有去成戛纳。”

  对这个说法,杨超表示“当时《长江图》也还有没完全做完的原因”。但他也认可“宁当鸡头,不当凤尾”的说法:“在柏林主竞赛拿到一个奖,甚至有机会角逐最高奖,这个在国内也肯定比去一个二单元所获得的关注度大得多。”

  最终,《长江图》在柏林电影节赢得了最佳艺术贡献奖,台湾著名摄影师李屏宾斩获银熊。

  此外,华语电影界成就最高的导演李安也将在今年推出新作《比利林恩漫长的中场休息》,很早以前,该片也曾与戛纳传出过“绯闻”。毕竟,“戛纳金棕榈奖”是这位获奖无数的华人导演唯一的缺憾。李安曾凭借两部英语片《冰风暴》和《制造伍德斯托克》入围过戛纳主竞赛单元,不过他也曾遇到《卧虎藏龙》被戛纳降级至“非竞赛展映单元”的尴尬,李安与戛纳的关系可谓若即若离。这次新作错失戛纳的原因可能更多出于“奥斯卡颁奖季”和档期方面的考虑《中场休息》于11月11日才会在北美上映。

  此外,戛纳电影节还一直有“奥斯卡逆风向标”的称号,金棕榈奖与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在半个多世纪以来仅有过一次结果重合(《君子好逑》1955)。

  今年有新作的嫡系导演都因档期的原因错失戛纳,而有更多嫡系导演则恰巧在今年进入到“创作空窗期”。

  比如曾在此前两年以评委和参赛导演身份造访戛纳的贾樟柯,今年直接在国内搞起了“新媒体”生意。和他同属第六代导演的娄烨和王小帅的新片则都在拍摄之中。而去年斩获大奖的台湾导演侯孝贤才刚开始进入到他“慢工出细活”的下一个创作周期。

  另一位戛纳嫡系王家卫的拍片速度则更加夸张,八字还没一撇的新片计划估计要直接等到2046年了。至于曾在戛纳斩获过评审团大奖的姜文,更是直接转身走上了《星球大战》的漫漫银河路。

  曾在上古时期三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并斩获过大奖的张艺谋在今年倒是有新作《长城》问世。该片作为张艺谋第一部好莱坞大片,与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的气质完全不搭。就像去年同样有作品《道士下山》问世的前金棕榈得主陈凯歌一样,该片根本就没有报名戛纳的举动。

  曾在电影节上为中国电影披金斩银的第五代导演已经在商业化、市场化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除了没赶上的、没作品的,当然还有没选上的。据称,一位曾在“一种关注”单元拿到过大奖的第六代导演的新作便属于这类情况。该片选择了一位在中韩两地都曾有不小名气的偶像明星担当主演,并号称将是内地第一部同性恋题材电影。但这部电影本身的质量实在难以预测。

  而另一部投了戛纳而没有下文的国产片同样由内地绝对的一线大牌领衔主演,该片导演也是曾在欧洲三大电影节斩获重要奖项的第六代导演。据称,此片还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威尼斯电影节亮相。

  此外,还有一部群星荟萃的民国题材影片也传出过未能被电影节选上的消息。该片由内地一位天赋颇佳的学院派年轻导演执导,但业内试映后曾传出过“晦涩难懂”的口碑反馈。据说该片已经接连投了欧洲几大电影节而全部落选,目前该片最后的亮相可能还是在今年九月举行的威尼斯电影节上。

  可见,在这个“大师没作品,小师没选上”的华语小年,创下国人在戛纳电影节24年来的最尴尬纪录也就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了。

  当然,另一个大势所趋是:中国内地的电影票房还在疯狂增长中,中国也不再迫切需要以“国外电影节”作为自己回收成本或证明电影质量的主要平台了。

  一方面,张艺谋、陈凯歌等内地老导演的作品在类型和品质上都不再符合戛纳电影节的标准;另一方面,这些导演或许也不再需要迎合电影节特有的标准和口味了。

  如上所述,本届戛纳电影节华语电影的“0存在感”其实也延伸到了卖片和宣传环节。曾几何时,任何在年底上映的贺岁档国产大片,从最早的《十面埋伏》、《无极》,再到最近两年的《一步之遥》、《太平轮》都要到戛纳进行一次“国际平台”的路演,才显得自己高端大气上档次。然而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却冷清到连类似来路演的国产贺岁片都不见了踪影。

  今年去戛纳宣传的大制作电影仅有一部会在7月份上映的《盗墓笔记》。而诸如王宝强自导自演的喜剧大片《大闹天竺》,张艺谋古装科幻片《长城》都没有选择戛纳作为自己的宣传平台。

  凤凰娱乐采访了《长城》的出品方传奇影业,对方表示《长城》不选择戛纳电影节宣传的原因是“档期不适”,该片方还表示“《长城》将会选择最为恰当的宣传平台和方式”。从这个颇为官方的回答我们可以揣度出,戛纳电影节自带的“国际光环”对于内地片方已经没什么太大吸引力了。

  我们回想一下2014年的戛纳电影节,当时在戛纳“对打擂台”的两部华语大片是《一步之遥》和《太平轮》,这两部电影的片方在那年的戛纳不仅几乎搬来了全明星的卡司阵容,而且还一掷千金的大搞“中国之夜”:乘私人飞机、整晚放烟花、租游艇、搞派对但最终这两部电影的票房双双惨败戛纳路演并没有带来对两片票房的任何推动。即便从戛纳对国际销售作用的出发点来看,这两部电影的海外票房成绩也毫无亮点。

  当然,去年来戛纳宣传的《寻龙诀》票房成绩还不错,但人们也很难将这一成绩归功到半年前的“戛纳路演”。更多的内地片方或许已经意识到,与其在戛纳铺张的大搞影片宣传,或许倒不如联系电商搞定“票补”、提高首周排片率来的更为实在。

  我们可以确信,戛纳电影节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仍然会是世界电影人“华山论剑”的最高平台,除非法国发生巨大的社会动荡,否则这一地位不会轻易改变。但对中国电影来说,戛纳电影节或许不再那么重要了。

  其实就像印度的“宝莱坞”,尼日利亚的“瑙莱坞”一样,这两国每年的电影年产量雄踞世界一二,但我们什么时候又在国际电影节上看到过他们的电影呢?

下一篇:没有了
正版挂牌| 藏宝图| 跑狗图论枟| 跑狗网开奖现场| 王中王| 一肖中特| 红姐心水论坛| 抓码王| 彩王心水论坛| 香港正版红财神报| 红姐图库| 藏宝图| 赛马会开奖| 好彩堂精选彩图| 摇钱树论坛|